Saturday, June 19
Shadow

財務主管:周星馳沒私人銀行戶口胞姊代付私人開支 – 香港蘋果日報

藝人周星馳遭舊愛于文鳳興訟追討投資物業「天比高」等豪宅以及股票投資利潤分紅逾7,000萬元,案件續審。負責周旗下星輝海外財務的張玲妹(Brenda Cheung)今出庭作證,指2002年前未見于文鳳經常現身公司,她亦不清楚于處理甚麼事務。張又指公司與于簽約,以每月2萬元報酬聘于任財務顧問,金額獲周同意,于最後在協議上簽名。

張今接受于文鳳一方盤問時稱,她在公司初期負責電影的財務事宜,及後兼顧投資方面的財務出入賬。張指周星馳很少私人開支,多是電影製作方面支出。周並無私人銀行戶口,私人開支會由胞姊周文姬開山私人支票付款。

于一方指出,于文鳳在2002年4月簽署顧問協議前,已是經常到星輝海外工作。張今指,知道于有工作,但「唔知佢做乜嘢」,因沒有人正式說過。張亦不常見于到公司去,因2002年前公司寫字樓尚在尖沙嘴,面積小,當時電影製作負責「梳、化、服、特」工作人員,每次有近30人到公司去,「企晒出走廊」,根本沒有位置容得下于。不過張同意,星輝海外在2003年搬到中環雲咸街後,于差不多天天出現,並有一個專用房間。

張同意,星輝與于的公司簽訂的顧問協議,是由張本人根據公司過往文件範本擬備,事前並已向周提出,「每月兩萬元(酬金)係于小姐同我咁講」,當時周亦同意金額。張在證人陳述書中提到,由於不知道于會為公司提供甚麼服務,故在草擬協議後,將之交給于過目修改。張稱,財務顧問的職銜並非由她提出,最後于在文件上簽署作實。

于一方又稱,張玲妹在證人陳述書中提到有關2007年後支付給于的多筆款項。張當時稱于在2007年首次向張提出,並獲周星馳同意,于可獲得投資淨利潤10%。于通常於個別物業賣出後便提出付款要求。張會就于要求10%佣金一事向周報告,同時講明銀碼,問周是否批准。

于一方問張是否會向周提到于要求取得一成「佣金」,張回應稱她只是轉述于的說話,初期周有問「一成佣金係乜嘢嚟」,但他從未提出質疑。其中有一筆逾36萬元的款項,由周文姬簽支票付于;于一方今一再查問張,公司有否就此筆數將錢交還周文姬。張堅稱沒有,「因為筆錢係周小姐私人畀于小姐嘅」。

于亦曾就天比高16和18號屋的交易索取佣金,張表示由於金額大,計算複雜,為作記錄,故她特意另外預備一份文件。法官問張是否為了保障自己,才會刻意另作紀錄,以防日後有人質疑此款項的計算由來,張稱是,並謂「我打工啫」,而且該筆交易當時未經核數,故張對于計算的方法有保留。

家人原先計劃一起搬進天比高12號屋

周星馳胞姊周文姬下午作供,她指自己在星輝海外是代表胞弟周星馳管理公司。據其證人陳述書上提及有關顧問協議一事,認為于文鳳不想讓人認為她自己對公司沒有貢獻,卻收取公司酬勞,故才要求在文件上有一個肯定。

于一方指于在2002年4月之前,已有處理星輝的公司事務,惟周文姬今於庭上指「我諗唔到有邊樣嘢」。于一方再指,于曾常在晚間放工後到星輝去,周星馳亦同意此點,周文姬解釋,由於她與周星馳的辦公室不在同一層,故她不知「佢做緊乜嘢」。

有關荊威廣場物業的買賣,周文姬曾在于提出要求分佣金時,只着于再問周星馳。周文姬稱于當時雖稱「等錢使」,但物業仍未賣出,她認為對方在此時要求分佣,並以另一個已賣出的單位作價來計算分成,「好似好奇怪」,遂着于問清楚周星馳,「係咪真係要用呢個方法?因為佢等錢用都可以唔一定要做啲咁奇怪麻煩嘅嘢囉」。

周文姫在證人供詞中指,自己並無參與天比高項目的收購與建築過程,但胞弟周星馳曾就12號屋的設計詢問過其意見,並指家人原先的計劃,是一起住進12號屋,計劃從未改變,她亦在2011年陸續將衣物放入12號屋。她說知道12號屋在2009年曾舉行過派對,但她並未曾參與。

周一方今指,由於不再爭議于就天比高等物業的估值,故毋須傳召專家證人作供;而原訂會作供的周媽媽凌寶兒,亦不會出庭作供。與訟雙方下月17日會作結案陳詞。

【案件編號:HCA1584/12、1243/17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《蘋果》英文版免費試睇:了解更多

英文版已登錄《蘋果》App,立即下載/ 更新iOS / Android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支持蘋果深度報道,深入社區,踢爆權貴,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