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March 6
Shadow

周星馳遭舊愛追討2.6億親自出庭認愛「有親密關係」 – 台灣蘋果日報

「星爺」周星馳與舊愛于文鳳2010年分手後,遭女方追討投資物業「天比高」與比華利山豪宅等利潤分賬逾7,000萬元(約2.6億元台幣)。對於女方指控周星馳曾允諾將投資利潤的一成分給她,周星馳方面則辯稱只是熱戀時的情話沒有法律效力。今日周星馳親自出庭作供,他頂著一頭白髮,戴著黑框眼鏡和一襲黑色西裝現身,他表示這次並非第一次出庭,懷著平常心,並不緊張,在庭上也認了和于文鳳有約會幾年並有親密關係。

據香港《蘋果動新聞》報導,周星馳今早9點半前就抵達高等法院,身旁有5、6位人陪同,他一入庭就搓手消毒,其間不斷和律師團交頭接耳,之後周星馳摘下口罩,見他神情輕鬆,雙手交叉在胸前等開庭。

周星馳受訪時表示,並未留意官司新聞,被問到是否知道很多人關注此案,他則說:「不知道。」更透露疫情之下很想飛出國,笑稱「好想飛,最想去澳門」,之後又解釋只是比喻,「如果澳門都去不了,那哪邊都去不了」,他透露旅行和工作,他仍會選擇工作,現在手邊也還有電影工作要處理。

之後周星馳入庭宣讀誓詞後,他顯得有些緊張,面部表情繃緊,不時用手撐著下巴看文件。

周星馳接受原告律師盤問,直言當年于無論在電影或地產方面皆無經驗,容許于在身旁協助,是基於她的忠誠,加上「于小姐當時幫我,是她自己想」。周星馳強調:「如果她不喜歡的話,我是不會強迫她的。」

原告于文鳳一方在庭上引述周星馳的證人陳述書,指周曾謂「直至2002年,于與本人約會幾年並有親密關係,于小姐經常來本人普樂道7號與本人一起」,周解釋「她不時會來我住處,我不能說經常,不是天天,不過一個禮拜起碼都會有一兩日」。被問到當年于與周家的關係,周則說「有好有不好」,更坦言「譬如和我媽就不太好」。

原告問及周與于當年的關係或感情是否穩定,周稱「應該係」。至於于與家人的關係,周則表示「有好有唔好」,坦言「譬如同我媽就麻麻哋,其他就OK嘅」。此時坐在公眾席上的周文姬忍不住大笑。

原告又讀出周星馳的證人陳述書,周自言當時住在普樂道7號,于雖曾前往探訪,但不頻密;惟陳述書續寫道,「直至2002年,于與本人約會幾年並有親密關係,于小姐經常來本人普樂道7號與本人一齊」。原告一方問周為何說法會有「不頻密」及「經常」的出入,周澄清:「佢會間中上來我屋企,我唔可以話好經常,唔係日日,不過我諗一個禮拜起碼都會有一兩日。」

周星馳1996年創立星輝海外有限公司,主要處理電影製作業務,由周的胞姊周文姬和Brenda Cheung負責處理公司業務,而他與于1998年開始交往後,約在2000年初于開始幫忙周處理電影和個人事務,被問到公司財務支出給誰等,Brenda表示都要通知周星馳,至於于協助處理電影業務有沒有權簽票?周星馳說:「這個記不太清楚。」

庭中,原告提到周星馳姐姐周文姬的證詞,指周星馳十分珍惜私人生活,不喜歡他人過問自己的隱私,亦很少主動提及私人事務,並指周喜歡有人陪伴,出門吃飯或看樓都會找信任的人陪同。周星馳也直言他不喜歡外人知道他的投資計劃等,因此只會找信任或親近的人協助有關事務。

原告方問周是否基於于文鳳的能力及忠誠,容許她在身旁協助,周則回答:「我想當時于小姐幫忙處理我的工作,有一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她自己喜歡;如果她不喜歡的話,我是不會強迫她的。」之後原告追問是否是基於信任于的忠誠度,周表示「可以這麼講」,他直言:「于小姐第一在電影方面是沒有經驗的,第二其實在地產方面呢,她都是沒有經驗的。」並又再強調:「于小姐當時幫我,是她自己想,她想這麼做。」至於是否不相信于的能力,周則表示「但因為她願意學習,加上她是我女朋友,我好想她可以學到,加上她又是勤勞。」最終周同意當時他是信任于文鳳。(吳佩蓁╱綜合報導)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